+86-20-38200703

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家联盟:俄罗斯和中国需要联合的全球项目

2012年11月2日,在会展中心综合体“国际博览会中心”,在“开拓创新”国际论坛的框架下,在俄罗斯联邦教育科学部举行了“俄中就科学、工艺和技术优先方向的合作发展”圆桌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家联盟的专家们。组织者——“协和商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会议主持人是S.YU.马特维耶夫(俄罗斯联邦教育科学部国家科学和创新署副署长、三级国家顾问),期间研究了以下问题:

  • 俄罗斯的创新成就:现状及前景;
  • 联合创新项目的综述,该项目由俄中科学团共同完成。俄罗斯和中国技术大学联合会的活动;
  • 作为工具以保护国家情报的知识产权的作用。中国的经验。

活动的主要目标和任务——展示创新科技的研究成果,其中包括在联邦目标规划的框架下所完成的部分;强化国际科学技术的交流。

在俄中政府首脑定期会晤筹备委员会活动的框架下,俄罗斯联邦教育科学部在规定程序内,周期性举办会议及展览活动。在此周期的框架下,计划好一系列在俄罗斯和中国举办的俄中代表大会和研讨会。

圆桌会议的计划中列有以下报告:

  • “俄罗斯的创新成就:现状和前景”(报告人:E.I.佩列韦尔泽娃,莫斯科国际高等商业学校中国教学研究中心副主任);
  • “俄中科技合作”(报告人:龚惠平,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公使衔科技参赞);
  • “俄罗斯的创新基础设施:问题与解决方法”(报告人:缪纯,清华科技园技术转化中心副主任);
  • “A.F.约飞物理技术研究所的创新成果”(报告人:M.I.帕特罗夫,A.F.约飞物理技术研究所研究员);
  • “使用高效节能空气冷凝器对蒸汽涡轮机散热工艺及试验样机研制并检测的研究”(报告人:O.O.米尔曼,“图尔博孔”科研生产推广企业股份公司科研部主任);
  • “俄中合作积极化储备”(报告人:G.P.特罗菲姆丘克,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家联盟政治咨询部首席专家);
  • “俄中科技合作的趋势和前景”(报告人:A.V.察连科,莫斯科工商会俄罗斯亚洲商务合作中心主席);
  • 在发展俄罗斯知识产权市场方面使用中国经验的问题”(报告人:V.N.洛帕京,国家知识产权科研所所长、国家知识产权科研所知识产权集团董事长、国家“知识产权”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席)。

 

讨论期间,代表中国的参会人员大力支持由俄罗斯亚洲工业企业家联盟所提出的论题,即俄罗斯和中国必须联合开展战略性创新项目,这个项目能将两国经济引领到新的水平,且能保证两国的安全和在全球的领先地位。

中国的代表们同意,俄罗斯和中国学者们的狭义重点项目不能得到其指定的全球地位这一观点,在这些项目上甚至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并采用了相对来说比较新颖的新技术。

* * *

格里戈里•特罗菲姆丘克演讲的题目是“俄中合作积极化储备”

 

  1. 我建议从整体上审视俄中的合作问题,不深入到个别研究的技术细节,以便能明白我们究竟怎样才能将我们的相互协作推广到实践中去。
  2. 任何有效合作指的是技术交流,而这类交流只能建立在绝对信任的基础上。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真正的、地缘政治的朋友们能彼此共享先进的理念,否则,只能进行传统的交易买卖。示例:当时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享原子弹技术,因此,直到今天,中国以借用的方式可能依然朝着俄罗斯的方向进行发展,况且,据说,如今在创新层面上,中国甚至能提供给俄罗斯一些借鉴。但是如果中国将要和俄罗斯联邦分享技术,那么俄罗斯联邦就需对中国做出让步,包括在原料论题上。
  3. 遗憾的是,对于两国来说,中国并不是总能理解俄罗斯,不理解俄罗斯支持谁——西方还是东方,而且在一些非常重要的战略性问题上也不甚理解。如今我们没有提及政治,但是政治自然而然地影响到经济,而我们不应该忽略这一点。
  4. 中国往往带着讽刺的眼光审视俄罗斯的工业园区,甚至高级官员也不例外.比如,中国的代表们甚至是以占地面积这样的参数而对这些项目的潜能进行评价的,将中国最小的工业园区与俄罗斯最重要的“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做比较,前者占地100 km2,后者“总”占地面积仅为4 km2。我们应该对这些细节给予关注。
  5. 无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都应该明白,不幸的是,他们自己的未来突破想法已经穷途末路了。到目前为止,我们尝试着做完、“达到”之前我们所无法实现的一切——办公自动化设备、因特网等等。虽然已经到了需要我们一起审视未来世界之时,以便在创新方面赶超时间。西方现在正专注研究心灵致动、延长生物活性寿命的问题。目前我们应该研制出一些让世界惊喜的东西,并且我们的经济潜力允许这样做。
  6. 俄罗斯和中国需要联合的全球项目,这一项目能抵达火星、之前尚未探测的其它星球,且能抵达许多别的星球。并且对此我们有一切所需的能力,但是目前还没有相应的意愿和委任,我们往往陷入一些小的事情上。
  7. 数百年前,中国发明了已改变世界面貌的真正突破性的事物:陶瓷、纸、火药。如今我们已经处于新的技术阶段,需要类似的勇于创新的做法。但是直到现在我们还在讨论某些燃气涡轮机装备。当然,这很重要,但是这不是我们的水平问题,这远远没有界限。

nbsp;



回到列表